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网上委托理财”纠纷的合同履行地确定规则

日期:2017-01-24

2007年9月21日,孟某与某投资公司签订专户委托理财协议,委托后者在2007年9月21日至2008年9月20日期间为其代理操作在广发证券公司无锡金星路营业部开立的投资账户,约定若实现收益,双方各获50%,若发生亏损,由投资公司在协议期满时支付给孟某。2008年10月13日,孟某在无锡市南长区(即证券营业部所在地)法院诉请投资公司支付委托理财期间损失339万元及相应利息。投资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委托合同的履行地应为受托方办理委托事务的地点,即本案投资公司所在地上海市杨浦区,故无锡市南长区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案例来源:2009年第24期《人民司法•案例》)

 

法院认为,本案中受托人投资公司办理委托事务的地点为广发证券公司无锡金星路营业部,该地属于南长区法院管辖范围,故该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有不同观点认为,本案存在两个法律关系,即孟某与证券公司之间的资金托管关系,及孟某与投资公司之间的委托理财关系。其中,前者与本案纠纷无关。自签订委托理财协议至今,孟某的账户均系由投资公司在其位于上海市杨浦区某处的办公地点进行网上操作,该地点即受托人办理委托事务的地点,是案涉委托理财协议的合同履行地,应据此确定本案地域管辖。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本案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后者经研究批复认为,委托理财合同属于双务合同,标的即委托理财账户中的款项,委托人将款项存入委托理财账户并将控制权交给受托人是履行其义务的行为。因此,委托理财账户的开设地可以作为合同履行地。

 

我们认为,最高人民法院上述意见绕开了对“账户开设地与实际操作地谁为合同履行地”这一问题的正面回答,而是从委托理财的行为特点的角度对“履行行为”本身进行了富有创造性的解读,富于司法智慧。但毋庸讳言的是,该种做法仍属于技术性的处理,其背后是法律滞后性在面对新类型问题时的无奈。

 

除上述理由外,我们认为,以专项账户开设地作为网上委托理财的合同履行地,其合理性基础尚有两点:

 

其一,从便利法院管辖与审理的角度讲,本案中的投资公司办公地点仅为交易指令发出地,而证券营业部所在地是指令的接收地与处理地。所有交易指令需经营业部终端的处理才能实现,从而引起证券账户与资金账户的变化。因此,由证券营业部所在地(即账户开设地)法院管辖,更有利于调查取证和案件审理。

 

其二,从对抗当事人恶意制造管辖的角度讲,考虑到网上委托理财的特殊性,受托人只需登入互联网相应账号即可发送交易指令,如允许以发布指定地作为合同履行地,则将意味着任何登入终端地均可视为合同履行地,可能造成一个网上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同时存在数十、数百个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的混乱局面,给受托人恶意制造管辖提供机会。

 

确定管辖虽然仅是民事诉讼体系中的一个小小的程序性环节,但其亦具有举足轻重的独立价值。特别是在我国当前司法的地方保护现象客观存在、当事人对于法院的独立性与中立性仍然普遍持有刻板偏见的情况下,经由可预期且合理的法定规则确定案件管辖法院,就显得尤为重要。上述两个小例虽然仅是当前新类型合同纠纷案件之一角,但已足以提示我们,在确定管辖时,一方面要在合理合法的限度内充分发挥智慧,选择最有利于当事人的管辖法院,另一方面也应与法律共同体的其他成员一道,推动民事诉讼管辖立法的完善和与时俱进,尽量压缩管辖确定规则中的灰色空间。

本文地址:http://www.law888.net/n1330c37.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有法律问题,可联系律师进行法律咨询,因律师办案可能不方便接听电话,可以先添加律师微信,留言确认后再电话咨询)       

刘律师:135-0321-4347(微信同号)

蔡律师:133-3337-2322(微信同号)   

律所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自强路127号省招大厦10楼         北京市盈科(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有理、有法、有据,凭真才实学,捍卫您的权利!

0 | | admin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